<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 第二场结束
        .“右边!”

        恒仏刚刚是解决掉了这三位修士,果然自己一旦是远离这几位修士的时候也就是自己被镰刀盯上的时候了。这铁链的声音像是银铃一般的,恒仏只是听见这个声音都觉得恐怖了。像是金属敲击白骨的声音。

        “哼!你现在才注意到吗?看来这镰刀上来的铁链可不是这么的简单了,竟然是能够通过空隙之间的变化让整个的一个音波功产生不一样的效果。这?#19968;?#20986;去之后真的是说一个很大的威胁啊!”

        不过说这东西恒仏这边已经是察觉到这当中的问题了。现在已经有了免疫了。恒仏看都没看就知道这个攻击的路线了,整体高高跃起大概是半个身位的说,刚好就是在自己跃起来的时候从自己身后就有一把镰刀转回来了。恒仏直接是踩在这个镰刀之上的说。一个蜻蜓点水直接将这个镰刀原来的横向运动变成了纵向移动了。被恒仏这一脚下去之后镰刀直接是『插』在图里面了。也是因为说这铁链的长度问题,直接是拉着主子往下掉的说。

        全程恒仏都没有正眼看过的说,不是说自己有多么的自信了。禹森这边就是自己的眼睛了,而自己的眼睛就要盯着这三人有没有什么小动作了。最后只听见一声重重摔倒在地的声音,听这声音应该就是镰刀修士掉下地撞到这岩石,骨折的声音了。其实自己真的是要反击的话,这鸳鸯双刀出来之后整个局势也是会变化很多的。毕竟就是说这里不用灵力,靠得就是武力去制裁的说。就是这个空?#35835;耍?#36825;个空隙要尽快的完成的旗帜的转换了。自己迅速朝着这个旗帜冲刺。就一开始到现在吧!就将镰刀修?#24656;?#35009;了之后自己就忘记了一件事情了。这双头镰?怎么只用了一头呢?还有一头呢?

        之下可好了,恒仏算计漏了一个虎爪链子了。是的!就是在这一关开始的时候,这镰刀修士将另外一头的镰刀换成为了以穿透和限制为主的虎爪了。并不是那?#21482;?#29226;的匕首了,而是一种软骨爪,原身就是用很多的金属片组成的爪子。恒仏之前只是看过这玩意整体的抛出来过,却不知道说原来自身还可以进行一段的伸缩。完全是被突袭的说,虎爪上来的时候恒仏连防御的手势都没有来得?#30333;觶?#25110;者是说连手都还?#21050;?#36215;来的一个说。

        就这样?#27426;?#22312;了树干当中了。这虎爪还真的是有意思的说,自己越是动弹,锁得也越是紧的。看来这?#19968;?#20063;是有备而来的说,证明就是说这?#19968;?#23545;于自己的功法属『性』之类都是很了解的一件事情了。这?#19968;?#23545;自己有足够的了解,自己对这?#19968;?#21448;是似曾相似的一说?这个意思是不是说互相认识的?这也是绝对有可能的事情。

        结束了!看来自己这一次免不了是被一顿的羞辱了。一看这的天狗人混战也是结束,一看恒仏是被绑在树上?这可不是兴奋坏了?连自己伤势都不管了,直接是摩拳擦掌径直走来。看得出来说,这一次被天狗人一夹,内伤还真的是不轻的。这两人走起来还都是?#24590;怎?#36292;的,直捂着自己的胸口。完蛋了完蛋了!这天狗人傻大个整个?#30452;?#19978;的肌肉尽显无疑的说。这是要给自己一个“有力”的?#24403;?#21527;?这傻大个可不是开玩笑的说,整棵树被这?#19968;?#36830;根拔起了。也是在这天狗人环抱了自己只好这虎爪也是撤去了。不是说恒仏不愿意不用力量的说。而是这当的问题就让自己有点?#38480;危?#33258;己只能是顶着全身的肌肉去抗衡才不会让其?#35828;?#33258;己的内脏说。

        一看恒仏使劲,这?#19968;?#20063;只能够更加使劲。两个人会处于一个很不健康的?#21050;?#30475;着这两位修士冲着自己而来,看来这一次是在所难逃了。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原?#20928;?#35753;禹森?#22836;?#27602;刺的说,可见这些?#19968;?#20063;是有备而来的,为何是要让天狗人冲在前面了呢?#31185;?#23454;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天狗人这边皮糙肉厚的说,这毒刺根本是扎不进去的说。就是一个小细节让恒仏的手段全失去了。也不知道这两位主手从哪里拿来的利器,这是要慢慢折磨的节奏吗?恒仏?#23478;?#32463;是闭上眼睛了。忽然天空传来的一阵长而响亮的鸣笛声。?#20013;?#20102;好几秒的时间吧!这个声音就大到让人无法动弹的那种。然后趁着几个都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还以解释的声音,缓缓地道来。

        “咳!各位选手,本场?#28909;?#21040;此结束!获胜的是一队!谢谢!请各位选手有序的离开接受医疗修士的检测!”

        说完就有几位修士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这些白衣修士应该就是所谓的医疗修士了。这个方向应该就是太一那边有所受伤吧!随着这个医疗修士的出现,所以的限制也是被撤销了。当这所以的一切撤销的时候,大家也知道说要点到为止了,可能是身后站着的几位?#38376;?#20043;类的人物吧!反正就是在你身后一直盯着你说,只要你在哨声响起之后还能够是有所谓的动作的时候。就会改变?#28909;?#21028;比的说,所以这些?#19968;?#20063;是很老实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一个个排队去接受检查了。只有这个傻大个是无法知道这哨声是怎么一回事的,最后也是被几位黑衣修士给拖走了。恒仏松了一口气的说。

        等一下!这情况怎么了?自己似乎是没有做出所谓的抢夺旗帜的动作啊!自己的大部队?这?#23478;?#32463;是?#35828;?#19971;七八八了。更加是不可能会去做这事情的说,?#25970;?#21040;底是谁解救了自己呢?恒仏望着这一面旗帜竟然是在镰刀修士的手里,这镰刀修士最后的一意?#38431;?#38271;的微笑是怎么一个回事?这是说自己欠这?#19968;?#19968;个人情的意思?原来就是说这?#19968;?#22312;使?#27809;?#29226;之后第一时间就朝着旗帜去赶的说。

        nbs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腾讯分分彩挂机平刷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