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代嫁神医七小姐 > 第1095章 千古第一情圣
        第1095章千古第一情圣

        突然,夏永凌理解了宫女们为什么说面前这离经叛道的女人是明君,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有种错觉,好像见到了千古明君。

        但瞬间,夏永凌便否定了自己想法,将这种妇人之仁摒除脑海。

        “好了好了,大家别拍我马屁了,我们开始唱歌。”?#35835;?#29827;笑眯眯地打量,“从谁开始?#20426;?br />
        人群中有一名宫女怯生生道,“禀皇上,奴婢斗胆献丑。”

        “好,你来唱。”?#35835;?#29827;笑声清脆,“唱好了有奖,唱不好也有奖,只不过唱好有大奖、唱不好有小奖。”

        众人内心激动不已。

        那名宫女清了清嗓子,便开嗓开始唱了起来。

        小宫女看起来年纪不大,十三四岁的模样,模样俊俏、歌声婉转,配?#22799;?#31867;似南部?#25104;?#21306;省份的对唱情歌,听得人?#30446;?#31070;怡。

        ?#35835;?#29827;惊艳,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亲自拍手打拍子起来。

        周围人见皇上都拍手打牌子,也跟着节奏拍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小宫女的歌声略带单调,如今有了大家拍手的节奏,竟丰满起来,房间内的气氛也无形中热?#19968;?#24555;。

        夏永凌先是一愣,随后心底的阴霾渐渐淡了许多,这一刻竟放下了若干包袱,好似阳光透过云层,温暖了他一般。

        夏永凌掏出小玉笛,吹起了伴奏。

        小宫女原本是忐忑的,但因为皇上带头拍手打节奏,便自信了许多,如今有了夏大?#35828;?#22768;的吹奏,越发有自信,声音中生涩不再,圆润灵活。

        一曲完了,?#35835;?#29827;带头叫好,“好!玉珠,赏!”

        玉珠早就习惯了自家主子散财童子的本质,把准备好的碎银子递给小宫女一个。

        ?#35835;?#29827;大大翻了个白眼,“我说玉珠你怎么这么抠,就不能多给一个?#20426;?br />
        众宫女们忍不住笑了起来,少女们的娇笑声如同银铃,不比那歌声逊色。

        玉珠哭笑不得,“主子您真是的,好像这些银子不是您的一样,您再这么下去,奴婢一股脑的都给小云了!”

        “别别别!我和你开玩笑的,我们家玉珠最会过日子了,精打细算一把好手,”?#35835;?#29827;忙哄,“?#19978;П净?#24093;不是男儿身,否则就你们这些磨?#35828;?#23567;妖精,都娶了,别干活,都在后宫当娘娘。”

        ?#35835;?#29827;一番话,让小宫女们羞红了脸。

        申嬷嬷也是笑?#20204;把?#21518;合,“主子,奴婢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当然当讲,申嬷嬷说。”

        “主子是女儿身,便是千古第一明君,如果主子是男儿身,定然是千古第一情圣。”

        “对对对,皇上一定是情圣。”

        “皇上若是男子,奴婢定要追随皇上,哪怕皇上看不上奴婢,奴婢只要?#23545;?#22320;瞧上奴婢一眼,奴婢就知足了。”

        “奴婢也是,奴婢也是。”

        ?#35835;?#29827;嘴角抽了抽,指着那小宫女对申嬷嬷道,“我是不是情圣暂且不说,这?#23601;房?#23450;是。”

        又是一番哄笑。

        夏永凌嘴角抽了抽——这女?#35828;?#26159;?#21738;?#39118;趣。

        “好了好了,别废话,继续下一个,下一个谁来唱?#20426;幣读?#29827;兴致勃勃道。

        一名宫女上前,“皇上,奴婢愿意献丑。”

        “好,你来唱!”?#35835;?#29827;纤纤玉指,隔空一点。

        紧接着,小宫女也唱了起来。

        这名宫女的嗓音与上一名不同,虽不是?#21069;?#28165;脆,但洪亮绵长,配?#22799;?#32544;绵的曲子,令人陶醉。

        夏永凌淡淡看向?#35835;?#29827;,却见其眉目如画、双眸含情,粉白色的面颊若云霞扫过,晶莹剔透的唇瓣若露珠沾?#23613;?br />
        美人见多了,但这般出尘灵动,确实少见。

        夏永凌拿起了玉笛,伴随着宫女缠绵的曲调轻轻吹奏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腾讯分分彩挂机平刷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