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阴间驸马爷 > 第865章 屈尊登门拜访的大师
        “明轩,当年不辞而别,对不起啊。”

        父亲刚冲出苏府,母亲便迎了上去,拉着父亲的手歉意地说道。

        “瑾萱,这不能怪你,换了我?#19981;?#36825;么做的。只要你和孩?#24736;?#24179;安安的,就比?#35009;?#37117;强。都怪我无能,当初没有能力保护?#36855;?#20457;的儿子。想必这十几年来,难为你了吧?”

        父亲深情地看着母亲,又欣喜又内疚地回答道。

        “明轩,你知……道吗?这十二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呜呜……”

        母亲哽咽地说道,说着说着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瑾萱,我明白,你不说我也能想象到。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和孩?#24433;。?#24635;之都是我不好,害得你一个人把飞扬抚养长大,肯定是极其不容易的。哭吧,哭出来好受点。对不起啊,瑾萱。真的对不起啊。”

        父亲紧紧地将泣不成声的母亲搂在怀里安抚道。

        随后赶到的爷爷奶奶他们听了父亲和母亲的话后,也是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大姑?#25512;?#20182;叔叔婶婶她们则一脸复杂地看着我母亲,又看看我,纷纷沉默不语。

        姐姐见母亲和父亲此刻的状况不便打扰,便来到了我身边兴奋地小声说道:“弟弟,没事了,你可以正大光明地回苏府啦!一切都不关你的事。”

        “喔,怎么回事啊?”

        我不解地问道。

        我不明白苏府昏迷不醒的问题怎么这么快莫名其妙地解决了!

        只是问出口后,我又觉得姐姐也是刚回到苏府没多久就出来了,想必也是不会很清楚到底为?#35009;?#30340;。

        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是,姐姐随口回答道:“具体我?#35009;?#26469;得及问得很清楚,我刚才进去时,就看到爷爷奶奶和爹爹已经醒来了,并且正在正厅会客呢!而且看爷爷奶奶的态度,完全就视对方为贵客!在听我?#30340;?#21644;娘亲回来时,贵客表示等你到了再继续谈事,让我?#27465;?#32039;出来迎接你俩。来的路上我问了一下奶奶她们是怎么醒来的,结果奶奶说是?#27465;?#36149;客把她们唤醒的。还说这一切都是贵客为?#25628;?#35777;你的身份才那么做的,包括你五岁那年发生的离奇古怪的事情,也?#27465;?#36149;客有关。你根本就不知情,所?#38405;?#32477;对不是?#35009;?#19981;祥之人。具体原因嘛,客人说要见到你本人之后才能说。还说他已经完全确认了你的身份,这次来就是特意拜访你的。”

        “贵客?还是为?#25628;?#35777;我的身份?还特意来拜访我?莫非……”

        我极其意外地喊道,又很快猜到了?#35009;矗?#20294;怕吓到姐姐,就没有说出口。

        因为我第一时间想到了我的阴间驸马爷身份。

        也只有这个可能,当年五岁的时候,才会吸引?#27492;?#21435;的人向?#39029;?#25308;。

        并且我怀疑苏府的人昏迷不醒的原因,也?#27465;?#28789;魂有关,只是我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具体原因。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贵客应该就是冲着我的阴间驸马爷身份来的,对方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25628;?#35777;我的阴间驸马爷身份。

        可是对方到底会是谁,我一时之间也是很难确定。

        但我的?#26412;?#21578;诉我,一会见的贵客?#27426;?#26159;我曾经极其熟悉的人,甚至是我很久没见,但很想见的人。

        “莫非?#35009;?#21834;?弟弟,你已经猜到贵客是谁了吗?可是不应该啊!你离开苏府的时候才五岁,又和娘亲在几乎与世隔绝的血雨村住了十二年,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贵客呢?”

        姐姐极其诧异地问道。

        “那倒不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只是觉得也许见了面会想起来的。”

        我实话实说道。

        在和姐姐?#22902;?#26399;间,我看到母亲哭了一会后,也是反应过来周围很多人在看着呢,连忙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就和父亲一起去向爷爷奶奶请安了。

        我还看到奶奶愧疚地拉着母亲的手一直在说着话,所以我也就没急着过去拜见爷爷奶奶。

        索性和姐姐闲聊起来,让姐姐将大姑和?#29238;?#21460;叔家的情况大概跟我介绍了一下。

        毕竟我五岁就离开了,所以此刻苏府的好多亲人我并不认识。

        当姐姐介绍完亲戚,又给我讲了一些有关苏府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时,我看见母亲转身向我招招手喊道:“飞扬,还不快过来见见你爷爷奶奶和爹爹,你不是小时候一直盼着这件事情吗?”

        “哦,娘亲,马上过来!走吧,姐姐。”

        我连忙高声回答道。

        说完之后,拉着姐姐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孙儿飞扬拜见爷爷奶奶,愿爷爷奶奶寿比?#20185;剑?#31119;如东海。”

        在来到爷爷奶奶跟前时,我也是恭敬地跪下请安道。

        “飞扬,快起来,嗯,你都长这么大啦?爷爷都快认不出你啦!好啊,回来就好啊!”

        爷爷弯腰把我扶起来后,颇为感慨地说道。

        “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嗯,我的乖孙子真的是长大了啊!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才到奶奶腿这儿,如今都比奶奶高多了呢!都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啦。你放心,奶奶?#27426;?#32473;你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38376;?#23401;给你当夫人。来弥补这十几年来你受得苦啊。”

        奶奶把我拉到跟?#21543;?#19979;打量着说道。

        “奶奶,孙儿这十几年来被娘亲照?#35828;?#24456;好,一点都不苦。倒是娘亲为我操碎了心才是啊。现在好了,不但回到了苏府,也找到了云府的姥爷和姥姥家。娘亲总算可以过上舒心的好日子了。而且我也长大了,今后我会守护好苏府和云府。让大家日子过?#36855;?#26469;越好的。至于我的婚事嘛,不急于一时,一?#20852;?#20854;自然就好。”

        我轻轻拍着奶奶的手背回答道。

        “好,好,好啊!有你这份孝心,奶奶就知足啦。喔,光顾着拉着你说话,都忘了你爹爹也十几年没见你了呢!快见过你爹爹吧?呵呵。”

        奶奶欣慰地连说三个好。

        在看到我身边的父亲时,奶奶又?#24179;?#20154;意地说道。

        听奶奶这么一说,我也?#27465;?#32039;转身看着极其亲切的父亲,再次跪下说道:“儿子飞扬拜见父亲大人。”

        “孩子,起来说话,跟爹爹还这么?#25512;?#21834;?哎,爹爹这一生最遗憾的就是和你分开的这十二年啊!但?#22797;?#20170;往后我们一家人都能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

        父亲有些颤抖地将我扶了起来,极度遗憾地感叹道。

        “爹爹,会的,?#27426;?#20250;的!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

        我紧紧拉着父亲的手保证道。

        “对了,飞扬,你离开的时候还小,恐怕不记得你大姑和叔叔她们了吧?尤其是?#29238;?#23158;婶和堂弟堂妹们你应该压根没见过面的。来,爹爹给你一一介绍一下。这个是你大姑……”

        父亲猛然间想起了?#35009;矗?#36214;紧指着附近围观的大姑她们说道。

        说完之后,就打算一一给我介绍一下,但被我制止了。

        “爹爹,不必介绍了,刚才姐姐都告诉我了。我直接向大家请安就行了。”

        “大姑好,二叔二婶好……”

        在阻止父亲介绍后,我从大姑开始,挨个对着围观的亲戚都打了个招呼。

        直到最小的六岁堂妹为止,我全都问候了一遍。

        期间我留意到这些亲戚看向我的眼神都极其好奇,甚至还有一丝敬佩,似乎有一件和我有关的事情让他们很惊?#20154;?#30340;。

        起初我以为是之前在云府门口揭穿二舅妈的真面目,以及对?#39038;?#29705;月的事情,但很快我又否定?#33487;?#20010;想法。

        因为我觉得自己刚和水琉?#36335;?#24320;,就踩着光剑飞到?#33487;?#37324;,苏府的人应?#27809;?#19981;知道这件事情才对。

        当时苏府大部分人都还在昏迷不醒的状态,就算醒来了,也因为家里有贵客临门,不可能赶去云府看热闹的。

        所以我很快猜到?#27426;?#26159;和此刻在苏府的贵客有关。

        而且这个贵客的身份?#27426;?#26159;极其尊贵的,?#35789;?#26159;第一次见面的人,只要听说过他的来历,都会对对方很敬重。

        说不定还是那种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尊贵人物。

        如今这样的贵人主动亲临苏府,为的就是见我?#24187;媯?#36825;无疑会让别人感到极其难以理解了。

        更别说这个贵人还自称十二年前让一群死人对着五岁的?#39029;?#25308;,以及令苏府的人?#33267;?#26127;迷不醒的做法来验证我的身份之说,就更加让大家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尤其我还是一个曾经被大家认为不祥之人的孩子,居然能让这样的大人物亲自登门拜访,换了谁都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就好比一个富可敌国的家族族长屈尊去拜见一个乞丐似的,让人觉?#27809;?#35806;无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当我全部问候了一遍后,有些不经意间陷入?#20102;?#26102;,爷爷开口说道:“飞扬,?#28909;欢?#25171;过招呼了,就赶紧随爷爷去见见贵客吧?别让大师久等,那就失了礼数了。这位大师可是云游四方的得道高僧。据?#30340;?#24471;到他指点迷津的人,都成了神域大世界少有的传奇人物。包括历代?#23454;?#20197;及各大宗门的掌门人都对他颇为敬重,不敢怠慢。而且他从来不会去拜见别人,都是别人千方百计去拜见他的。能有缘见到这位大师,属于万金难求的机会呢!可是你却让大师亲自登门拜访,也是让爷爷百思不得其解啊!”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第一时间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三生大师!

        于是,我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老人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腾讯分分彩挂机平刷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