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九回书 > 卷二 白药井井78
        “禀殿下,没有抓到那个前陈的遗?#39318;印!?br />
        “知道了。”云祯道。阿情传出来的消息,此人不擒亦无多少时日可活,多则一年半载,少则数月。

        本以为未擒拿到主要人物,太子殿下会大发雷霆,他这般反应,禀报的人有些错愕。

        此战剿匪,终告?#27426;?#33853;了。

        “阿情,此番回都,我会向父皇禀明你的功劳,为你挣来清闲的官职。”云祯言。

        白『药』摇头,挑眉:“我哪里是当官的料,撑死混个御医当当,开错了『药』还要砍头,这比买卖可实在划不着。”

        云祯笑。

        ?#26377;?#23558;军防备。

        ?#20384;?#30340;柳容瑄愣愣。

        井井搂着阿钰,外面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了。

        锦墒三十七年,?#20102;?#20843;月二十六秋,太子云祯主帅,柳丞相之孙柳容瑄为副将,飞小将军裴柬之打头阵,中原军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为患抚州郡县猖獗一时的心腹大患前陈遗党于独岭泊部被围剿。

        同日,罪?#24178;?#20351;慕容钰,被带回都城待审发落降罪。

        罪使慕容钰,有辱圣命,罪该当诛。当今圣上?#23454;?#24904;孝,体恤其家中上有半百老?#31119;?#20813;其?#38647;錚?#32602;其家资?#30733;?#24211;。圣恩浩『荡』,慕容钰领旨?#27426;鰲?br />
        慕容家虽散尽家资,终归是保住了命。

        ?#21543;?#38463;井,你怎么又哭又笑。”马?#36947;錚?#24917;容钰给她揩眼泪。看着她这般样子,他?#20013;?#30140;又好笑。

        “我高兴嘛”如今他们终于在一处了,也不用躲避中原的追军,以后天涯海阔,天高地阔,都是他们的自由。

        听她这样说,慕容钰叹气。

        “你怎么了,不高兴?”井井问他。

        慕容钰摇头,而后定定望着他,皱眉道:“阿井,从今往后,只怕要苦着你了。”

        家被抄,他可再经商,走南闯?#20445;?#24635;饿不到他们的。?#24187;?#26377;了以前的辉煌,他很是心疼他。

        井井自是知道他怎么想的,傻阿钰。他还说她傻,他又哪里不跟她一样的。

        井井双手捧着他的脸,温言软语道:“从今往后,你到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好不好?”他面上的伤虽然好些了,到底毁容了,这长到脖子的刀伤,伤骨疼痛,都是他替她挡下来的,这人,是她一生一世的夫君。

        他说苦,没有他,才是苦。有他,在哪里都是家。

        她的傻阿钰。

        “阿钰,我们回去就成?#20303;!?#22905;靠在他怀?#23567;?br />
        余生缱绻就是如此了,暖暖夕阳红透了半边天,红霞沉醉,绚如红?#23613;?br />
        “好。”他温柔答她。马车在余晖中奔行,将他们带往新洲,家的方向。

        回到新州,已?#21069;?#26376;之后。

        看着平安归来的一双人,老主?#36214;?#26497;而泣。

        部都回来了。

        “回来就好,终于都平安归来了。”她把一双人抱在一起,叹了?#23395;謾?#20986;了事到今,三个月,慕容家被刺史兵围的水泄不通,现今虽被抄了家,终归人是回来了。

        “是儿不孝,连累母亲挂心受累了。”慕容钰双膝跪地。

        老主母将他拉起来。他一向孝顺多情,此番,遭此横祸,是她想错了。本想着接下朝廷的旨,立了功,也可改变商贾的卑贱地位,为慕容家挣来荣耀,他其实通?#31119;?#21738;里在意过商贾卑贱不卑贱,倒是她的?#20384;?#31946;涂险些误了他的『性?#24187;?br />
        老主母?#29615;?#24944;言,慕容钰心头又热又汗颜,心头更多的是喜。

        “母亲,钰儿有事跟你老人家说。想请母亲大人做主成。”他和井井对视,牵着井井双双跪在老主母面前。老主母已经猜到十分,眼?#24184;?#26159;喜『色』。

        “此番回来,我和阿井都商议,尽早将亲事办了,请母亲大人挑个好日子,尽早为我们证婚。”慕容钰?#35789;?#20117;井言,眸中是温柔喜『色』,井井?#30171;?#30528;面,没?#38753;?#24605;说话,耳根红红的。

        老主母笑:“本来就是要趁着九月九给你二人办的,哪晓得不凑巧。本来就晚了,自?#30343;前?#30340;,越快越好”她仿佛?#20154;?#20108;人还着?#20445;?#38463;钰和井井笑。老主母继续道:“?#30343;?#35777;婚还得另请他人。村中有一位年过百岁的期颐,母亲觉得请她来给你二人证婚,最合适讨彩不过,我等着喝你二?#35828;?#23389;顺茶就可以了,钰儿井儿,你门觉得如何?”

        慕容钰执着井井的手,井井羞涩的点点头,阿钰笑着应下:“凭母亲做主便是。”

        老主?#22797;?#26469;没有这?#35789;?#24515;高兴过,他二人,本来就是最般配的,阿井从来都是她最满意?#26029;?#30340;儿媳『?#23613;弧?br />
        九月十九

        新州,上岑县,莲花村,一人家张灯挂红,喜气洋洋。

        正前方上座位上,一左一右分别坐了两位老人,一位不『惑』,另一?#30343;亲?#38376;从本村里请来的百岁期颐。两位于正座上,眉开眼笑。

        媒婆领着新人进来拜堂,人人喜气洋洋,恭送祝福,村中孩童于院子中张望,嘻嘻闹闹,一片祥和喜气气象。

        “新娘子来了来了。”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然后热闹起来,人人张首望着进屋的人。?#25165;?#30422;了头没有人看的清容貌,然人人皆夸新娘贤惠。那一身正『色』好看的喜服,据说是新娘子?#32422;呵资中?#30340;。绣工?#35828;?#30340;女子,都是兰心惠质的。

        新娘由新郎引着跨进门,?#27426;?#32418;菱,两端连了同心人。女子『露』出的手指白皙柔软。男子身?#27036;?#38271;,着了大喜的颜『色』,面上虽有疤痕,却不骇人。他手牵红菱,小心引着新娘进屋,一眸一眼,都是柔情。

        “小心一点。”他温柔开口,提醒她脚下火盆。女子“嗯”了一声,亦十分温柔。旁人?#36234;?#36947;:“男子芝?#21152;?#26641;之姿,女子贤惠巧勤,兰心丽人,是天造佳偶。”

        井井?#20013;?#37324;都是汗水。阿钰瞧出来,低声慰言:“没事的。”

        旁边的人听见,又是惹的众人哄笑。果?#30343;?#25252;妻的。红盖头下,井井羞红了脸。姑娘上轿,拜堂成亲,实在紧张。心头又甜又羞。还好有红盖头盖着她吁了一口气。

        与他们证婚的百岁老人说了许多吉利的话,老主母坐在一旁,十分高兴。

        之后便是司仪司礼。天地高堂夫妻三拜之后才算完礼。

        这边还没有起拜,院子里头传来『骚?#27426;?#20043;后官兵鱼贯而入。开出一条路后,一人走进来。井井掀开盖头来,本来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口。

        他终归还是来了,不肯放过慕容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腾讯分分彩挂机平刷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
    <menuitem id="3uaqg"><object id="3uaqg"><wbr id="3uaqg"></wbr></object></menuitem>
  • <sup id="3uaqg"></sup>
    <dl id="3uaqg"></dl>